利发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利发国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利发国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1 11:35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忠楠说,一般自己下午的时间很紧,在不同的单位和居民区送货,都需要“卡点”完成。 他每天下午5点准时到国家铁路局东门,在机关单位下班之前,将快件送出,接着再赶往下一个地点。“这样能保证更多的包裹被签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,每天的路线、各个居民楼的结构,都刻在高忠楠的脑子里。因为为人踏实,附近的保安、居民大多也都认识,路上经常有人向他打招呼,称呼他为“高哥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农历腊月二十九,医院配送完的当天下午,高忠楠感觉身体发冷、头晕、浑身无力。回到站点测量体温,结果显示38.6度。高忠楠和站长汇报后,马上赶往附近的电力医院检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樨地北里的一名老年居民说,快递员都赶时间,但高忠楠十分耐心,他上了年纪拿快递找钱慢了,有时候需要很长时间,高忠楠都十分耐心,而且说话很客气,从来没有不耐烦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忠楠进拉着小推车进小区。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来源:香港警察脸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忠楠将包裹放进快递柜。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摄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的小区进不去,无法上门配送,高忠楠在小区门口一一打电话,通知客户来取件。有时一些居民没有看到手机,无法取件,他只能将快件重新装回。疫情初期,他常常要将四分之一的快件装回,等到下午或次日再行配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晨9点多,高忠楠的红色小车停在了木樨地北里小区门口,防疫志愿者先用额温枪给他测体温,高忠楠自己在登记表上填写姓名、电话、身份证号。疫情以来,高忠楠跟这里的志愿者已经十分熟悉,每次测温登记,他并不觉得繁琐,“严格登记测体温,是对每一个人负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之下,这些细微的善意之举,让高忠楠十分感动,觉得自己“心里暖开了花”,“当时市场上各种防疫用品紧缺,但大妈仍然将口罩、酒精、护目镜送给了他,可能对于客户来说,这也许只是一件小事,但对我真的意义重大,感觉有人在乎你,再苦再累也都值。”